凯发国际\一碰人生就此颠覆 怎能不知它的狠毒\

凯发国际 时间: 2019-12-12

 
 
 

今天是國際禁毒日■凯发国际车辆管理■。

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[昨天 的英 文:yesterday]走進位於甌海區的市三垟強製隔離戒毒所,接觸到了三名正在[接受 的拚音:jiē shòu]康複治療的戒毒學員。曾經,他們擁有別人眼中的幸福生活;如今,他們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在高牆裏為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的錯誤埋單。

人如果踏錯一步

就會被推著一直錯下去

她說自己曾是令[許多 的英 文:many][羨慕 的拚音:xiàn mù]的“白富美”,長相秀麗,家境殷實,還當過演員,唱歌、舞蹈都不錯,經常送戲下鄉,還曾到戒毒所演出■凯发国际年报■。

[然而 的英 文:however],坐在記者麵前的她,臉色蠟黃,眼袋很重,早已沒了能歌善舞的模樣。這是她第四次進戒毒所,除了第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來表演節目,後麵三次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因為戒毒。阿冬(化名)說,她進來之後胖了15公斤,變難看了,是毒品害了她。

阿冬自述:

我家裏就我和[弟弟 的拚音:dì di]兩個孩子,爸爸經商,媽媽上班,家族[企業 的英 文:business]蠻大的,名字一說你們肯定都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。所以,我從小就沒做過什麽家務活,也一直挺乖,以至後來因為吸毒被抓進來,爸媽都不敢[相信 的英 文:上帝會存在的]

10多年前,我20來歲,剛中專[畢業 的英 文:finishes],考到地方文化局下麵掛靠的一家單位,考試過程挺難的,又要唱歌又要跳舞的,考上了家裏人都很高興。那[時候 的拚音:shí hou]我常常要跟著去送戲下鄉,也到過這裏(指戒毒所)來演出。

[或許 的拚音:huò xǔ][命運 的英 文:fate]就是[喜歡 的英 文:enjoy]捉弄人吧。我第一次吸的是海洛因,那時候好像是闌尾炎發作,疼得[厲害 的拚音:lì hai ],一個女同學給我白粉,說是能止疼,一兩次不會上癮。就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,大概是2003年第一次被抓的時候,我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吸了十幾次了。(會恨這個同學嗎?)我也不恨她,[主要 的拚音:zhǔ yào]是自己沒控製住,怨不得別人。她倒是很自責,一直說自己把我害了,因為她戒了一次就沒有複吸了。

說實話,第一次戒掉出來後,我很自卑。盡管在裏麵的時候管教們都開導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說要盡量融入正常人的生活,但其實這很難,我總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自己交友、嫁人什麽的都低人一等,別人看不起你。後來,我找了個老公,也是有戒毒史的,老公說,我們兩個人好好過日子就行了。剛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的兩年我們也努力過日子,[兒子 的拚音:ér zi]也生了,不過後來老公去賭場輸了很多錢,在別人的鼓動下又開始吸了。老公還把海洛因、冰毒之類的拿回家,我第一次忍住了,沒吸,第二次就忍不住了,畢竟是吸過的人。

所以說,人如果踏錯一步,就會被推著一直錯下去。我跟老公的關係越來越糟糕,2009年我第二次被抓進來戒毒。因為[表現 的拚音:biaoxian]好,我呆了一年多就出去了。家裏人把我[送到 的英 文:sent]外地去上班。這東西你說也奇怪,身體上的癮能戒掉,心癮很難戒,隻要看到熟悉的東西、熟悉的人,就會受不了。所以我一回來就複吸了,一個多月前又被抓了。

這次進來,[父母 的拚音:fù mǔ]已經不原諒我了,到現在也沒來看過我,跟老公也[離婚 的英 文:divorce]了,兒子就一直在老公家那邊養。從第一次被抓之後我就不跟原來的[一些 的英 文:some]朋友、同學[聯係 的拚音:lián xì]了,以後日子怎麽過?再說吧。

不想再見那群“朋友”

隻想做個好爸爸

阿洪(化名)很瘦,雙眼深陷,很像影視[作品 的拚音:zuò pǐn]中“癮君子”的模樣。在這裏,他已是“二進宮”。

阿洪,龍灣人,距離第一次進強製戒毒所快7年。七年前他才20多歲,獨身一人,吸毒對他而言隻為盡歡;七年後,他已三十而立,有一個不離不棄的妻子和馬上要上學的[女兒 的拚音:nǚ ér]……複吸,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麽?他低下頭說:“我想快些出去,為女兒找個好[學校 的英 文:school],送她上小學。”

阿洪自述:

沒有海洛因的日子,我渾渾噩噩地過,全身上下還有心裏頭都好像有螞蟻在爬、有貓在抓,實在難耐。骨頭癢得我發暈,不知道難受了多久,我沒了知覺,等醒來,毒癮就能少一點點。

最初我在貴州讀警校,畢業後[希望 的英 文:hope]做一名刑警。等到畢業時,卻因為在[酒吧 的英 文:蹦迪]裏鬥毆被判了一年多。[警察 的英 文:policeman]沒當成,出來就回了龍灣,做生意什麽的,所以[認識 的拚音:rèn shi]了一群朋友。海洛因就是被他們帶起來吸的。一開始癮不重,所以2005年第一次被抓進去,很快就戒了。出來也沒想過再吸。後來,娶[老婆 的英 文:別人家的好]、生孩子、做生意,日子算是挺不錯的了。

這樣一晃過了五六年。到去年,[由於 的拚音:yóu yú]市場不景氣,大家壓力都[很大 的英 文:huge],我也不知道怎麽的,就跟著朋友又開始吸了。毒品這東西,心癮難戒,看到就會想。忍了兩三次後,就又吸上了。

這次進來才一個多月,老婆來看過一次,女兒沒來,我也沒給她打電話。老婆騙女兒說,爸爸出國做生意了,要過一年才回來。明年這個時候女兒剛好要上小學了。所以我要在這裏好好表現,爭取明年這個時候出去,送她去上學。

現在[感 的英 文:sense]歎20歲時太糊塗已經太晚,海洛因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不可衝洗的印記。戒毒所裏,三進宮、四進宮的人不在少數,出去之後我不願再回來,也不想再見那群“朋友”,我隻希望我能做個好爸爸。

吸毒留有汙點

這一生都難以抹去

1。80米的個頭、健碩的身材、稚嫩的臉上隱不住青春痘的痕跡。若不是這身特殊的藍白服,沒有人會把眼前的這個大男孩和“戒毒學員”聯係起來。采訪前,他為我們搬來椅凳,[結束 的拚音:jié shù]采訪後又將其搬回原處,其間一直靦腆地笑著。

他叫小翔(化名),今年24歲,鹿城區人,是家裏[唯一 的拚音:wéi yī]的兒子。兩年前,在西南地區一[城市 的英 文:cities]讀完大專後回溫,幫助父母經營家裏的生意,又有一個[愛 的英 文:love]他的女友,幸福生活剛剛起步。然而,兩年前的一次KTV狂歡,他開始吸食K粉,人生軌跡也由此改變。

小翔自述:

今年1月11日,我從上海回溫,剛下[飛機 的英 文:用來打的]就被帶去尿檢。當時,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吸食K粉,我以為會[安全 的英 文:safest]過關,結果尿檢出了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。或許是在KTV玩的時候被朋友下了藥,我到現在還一頭霧水。

連爸媽的麵都沒見,連農曆新年都沒有過,我就進了強製隔離戒毒所。我吸毒的事,爸媽在偶然間已經發現,當時一直勸我戒掉。自從進了戒毒所,他們連[春節 的拚音:chuanjie]都沒心思過,想見我,可隻能等每月一次的探視日。我知道他們想說的話很多,但見麵時隻會重複這麽一句:“你要好好戒,表現好了,早些回家”。我也想快些出去,等到明年年初就能回家了。

第一次接觸,[應該 的英 文:yīng gāi]是兩年前從學校畢業回來的時候。那時,我在酒吧裏認識了一些“朋友”,他們跟我說這個東西很“奇妙”,喝了以後很舒服。我喝了後就覺得頭暈,沒有快感,當時不知道這就是K粉,更不知道K粉屬於毒品。

如果僅有那一次,我不會走上這條路。朋友的[影響 的拚音:yǐng xiǎng],對[所有 的拚音:suǒ yǒu]吸毒的人來說都是致命的。之後接連四五個月,我[幾乎 的拚音:jī hū]每晚都和朋友在KTV裏吃K粉。每次喝了之後聽到[音樂 的英 文:music]就能特別興奮,但過後就[感覺 的英 文:很爽][度 的英 文:attitudes]疲倦。有一次我玩到淩晨,開車[準備 的英 文:ready to]回家,快到時,等一個紅綠燈的時候就睡著,後麵的車按了很久喇叭我才醒過來。

現在想想有些後悔,我有家人,雖然有兩個姐姐,但對爸媽來說我是唯一的兒子,看到我現在的樣子他們很心痛;我有女朋友,在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好多年,即使我進了這裏還是沒有[離開 的拚音:lí kāi]我。但吸毒讓我的人生留有汙點,永遠都難以抹去。

朱奕 周琳子 虞婷婷

相關搜索:人生 的


本文由◆凯发国际房地产◆发布;

Б.抓机遇上项目 解难题促落实 Б.杭州 从“跨江发展”走向“拥江发展” Б.龙丽温高速文泰段工程今开工 Б.4岁女孩被困狗笼里哭了3小时 一问才知是她5岁哥哥干的 Б.十八年身在鹿城,胸怀温行梦 温州银行鹿城分行今重装起航 Б.公车改革刺激低迷车市
动态凯发国际 网站地图